但醫學創新是一項系統工程,其中體制的作用也涉及方方面面。在葛均波看來,我國醫學創新發展現狀的滯後,還與醫生和醫院作為創新主體的作用沒有充分發揮有關。

子宮頸檢查或hpv 檢查及注射預防疫苗是預防HPV的最有效方法。在香港,HPV基因檢查及子宮頸檢查可由家庭醫生、全科醫生或婦科醫生進行,研究證實,定期進行檢查可大大減低患病風險.

“醫學創新一定來自於臨床需求,而不是實驗室。而最了解患者臨床需求的是醫生和醫療機構。所以說,醫學創新要充分發揮醫生和醫院的主體作用。”葛均波強調。

但是,目前在我國的醫學創新體系中,創新主體是醫藥企業,而非醫院和醫生。這主要是由於我國現行的議論文為主的醫生晉升考核體系,限制了醫生參與臨床醫學創新的動力和積極性,實際上也是體制的問題。

“據統計,我國目前年專利申請數已排在世界第一,但我們的專利轉化頻次卻僅為0.2%,美國是我們的30倍還多。以心血管創新技術起搏器為例,由於沒有完全掌握核心技術,也缺乏產業化經驗,我國的心髒起搏器幾乎完全依賴進口。這也間接說明,我國大多數的醫學研究論文並沒有轉化為生產力。”葛均波遺憾地表示。

創新是第一生產力。在葛均波看來,只有轉化為生產力的創新,才具有生命力,才能推動我國建設創新型國家的腳步。

加速醫學創新成果轉化,需要實現醫研企融合

要真正發揮臨床醫生在醫學創新中的主體作用,不僅要改變目前醫生晉升以論文為主的評價體系,還需要考核科研成果的轉化率,這樣才能從根本上提高醫生參與創新研究的積極性。

葛均波坦言,我國年輕的臨床醫生並不缺乏創新的理念,但缺乏轉化研究成果的動力。如何把理念變成專利保護起來,又如何把專利變成產品服務於人們的健康,往往都不是醫生群體自己能夠做到的,還需要醫生和醫藥企業建立協作關系,也就是醫研企的融合關系。

融合協作,是為了加速推動創新成果的轉化。但在過去很長一段時間,由於機制體制原因,醫學成果轉化問題,成為醫學創新的一個痛點。即使在醫藥企業活躍的上海張江地區,也同樣面臨著成果轉化的困惑。

中西醫調理健康養生是近年深受關注的話題!不論中醫或西醫,都研製很多健康食品,尤其中醫調理的療程和副產品,更是大行其道!健康情報專區,邀請不同範疇的醫生,中西合璧,為你深入解開坊間的養生疑團,更會糾正不少流傳的誤解。

“所以,立足於醫生作為創新主體的創新成果轉化,亟須建立聯合醫生、研究機構和企業的第三方服務平台。”葛均波表示。他希望自己擔任總發起人的中國醫學創新聯盟的成立,能夠起到以點帶面的作用,帶動更多類似平台的成立,從而帶動國內更多醫學創新成果走出實驗室,並形成產品走向臨床,為百姓健康提供更多保障。